此程无归期

此程无归期

墨舟涵海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19-12-24 18:04:16

在线阅读

新书《此程无归期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墨舟涵海,主角鲁三,煜棠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鲁三的吆喝声传入她的耳中,她才反应过来。 她下意识地看向周围,他们已然聚坐在一起,她往桌面上看,上面早已摆满了

《此程无归期》免费试读

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鲁三的吆喝声传入她的耳中,她才反应过来。

她下意识地看向周围,他们已然聚坐在一起,她往桌面上看,上面早已摆满了菜肴和碗筷。

这时,鲁三站起来,到柜子里拿出一坛酒:“我亲酿的烈酒,可香醇了!你们一定要尝尝!”他走了过来,把它放在桌子上。

张毓娘不想喝酒,不想回忆起那段不如意的往事,就不好意思地柔声道:“大哥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!不过,我不爱喝酒,你自己喝吧!”

见她推辞,他只好看向潘茗仲和林煜棠。

潘茗仲不想失态,亦不想喝酒,就摆摆手:“我不喝,你们喝吧!”

他叹叹气,无奈地摊摊手:“就只有你能陪我喝酒了!你可不能推辞啊!不喝就不是男人!”

林煜棠嗤之以鼻,不理会他。

他就有些不悦了,指着他喝道:“你什么意思!不敢喝是吗!真不是男人!”

林煜棠被他激怒了:“谁不敢喝了!真是幼稚!”

潘茗仲听见了这句话,心里觉得好笑!

还说别人幼稚!他难道不知道他自己才是最幼稚的吗!

就这般想着,他突地将视线转向她。

她心里惊跳了一下,害怕他知道自己的想法,就迅速低下头。

他盯着她,不放过她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:“要我喝酒,那也可以!不过,你得让茗仲陪我一起喝!”

鲁三略感为难,看看他,又看看茗仲:“她都拒绝了!这……”

他夹了块鹿肉入碗:“这我不管!她喝,我就喝!”说完,他就吃起了鹿肉。

他坐下:“独自一人酒醉和有人陪醉的滋味是不一样的!我那挚友啊,他早在七年前便离我而去了,只留下一支洞箫给我作念想!”

他自倒一碗酒:“可是……我从来没有吹过一次!因为我知道,世间只有他一人才能把箫吹得如此苍凉空灵,幽雅空旷!至于比不上他的后来者,就不配吹他的箫!”他自饮一碗:“我老了!孤身一人在这枯林中,无人陪酒,无人问津,无人作伴,真是寂寞啊!”说完,他的眼角湿润了!

潘茗仲听了,有几分悲凉之感,有意无意地看向那支箫。

那支箫对他而言是那么地重要!莫名的,她想起了那方绣帕!她是应该把它视若珍宝还是应该将它与怨念一并烧掉呢?

不过,那枚让她爱恨交织的铜镜她都没舍得打碎,她又怎么烧毁它呢!

片时,她想起了鲁三说的话,想看林煜棠如何做,就转头看向林煜棠。

见他若无其事地吃东西,她就有些恼了!

都说得那么明白了!他怎么还不陪他饮酒?也是,他这么个冷面冷心的人,怎会在意他人的感受呢!

无奈之下,她看向鲁三,见他不显忧愁地自斟自饮,见他把一切都埋进心里,她就有种难言滋味。

也许是因为有几分同病相怜吧!她站起身,一把夺过酒坛,自斟一碗,持酒饮尽:“我喝了!你该陪他喝酒了吧……”

才刚说完,她就感觉似有一团火一直顺着喉咙往下,十分难受!

烈酒醇香浓郁,她承受不住,觉得有些呛,就坐了下来,咳嗽了一会儿!

见她如此,他就夺过酒坛,给自己斟满一碗,再给鲁三斟满一碗:“我喝了!敬你一碗!”他抬起酒碗,向他伸去。

鲁三笑了,也捧起酒碗,与他敬酒!

他们相互敬了几次酒,才吃了些菜肉,谈了起来!

鲁三夹了几块肉入口:“你们将要去哪啊?”

他冷淡地回答:“京城!”

鲁三咀嚼完,快速放下筷子:“京城啊!若走官道,你们还要奔走几天才能走出山林。但是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,所以知道哪条小路出山比较快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说吧!”

“从这里出去,再往左边走,遇到三条分叉口后,走右边的那一条路,直到看见河岸的时候,才沿河岸走!这样,只需一日便能出山林,到达颍州城!”

“谢了!”

潘茗仲吃着鹿肉,听到他们的对话,知道了鲁三帮助了她们,就摆下筷子:“谢谢!”

而张毓也在她说完后,跟着道谢了!

鲁三笑着吃了块肉:“嗨!谢什么!不用的!”看了看那坛酒,见酒水见底了,就站起身,去柜子里再拿一坛:“没酒了!我再去拿!”

张毓娘怕林煜棠喝酒,就想阻止他拿酒:“大哥,不能喝了!再喝那就醉了!”说完,她就看向林煜棠。

鲁三抱着酒坛颠颠地走来:“不会!若他只有这点酒量,我还瞧不起他呢!”他把酒放在桌上,就给自己和他各倒三大碗。

她见到林煜棠脸上没有一丝醉意,才稍作安心。

似是感受到她投来的热切视线,他转过头安慰她:“放心!我不是那么容易醉的!”他冷眼看向鲁三:“又让我喝酒!那也按照之前的规矩,她喝了三大碗,我才陪你喝到底!”

闻言,潘茗仲不安了!

又想让她喝烈酒!是存心让她醉让她出糗是吗!

见鲁三看向自己,她不悦地回望他。

他知道她生气了!就转头尴尬地看向林煜棠:“这……”

他看向她,眸露寒光,说出的话也异常强硬冰冷:“既然你有了上一回,就得有这一回!你喝也得喝!不喝也得喝!”

她心里虽有些害怕,但也强作镇定。

见她没有任何动作,他怒了:“怎么?长本事了!知道反抗我了!不想活了是吗!”

见他动怒了,张毓娘酒赶紧轻声劝她:“你也不想他动怒的不是?那就快点喝吧!”

是啊!她不想他动怒!不想再受那非人的折磨和痛苦!

于是,她捧起一碗酒:“我喝还不成吗!”

她一干而尽,再拿起一碗,爽快地喝了起来!

酒香浓烈,香气萦绕在她周身,光是闻闻,她就染上微醺的神色!然几碗入喉,她已然醉了!

醉就醉吧!趁此机会,多喝一点,暂消万种愁!那种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响贪欢的滋味,她想尝已久了!

就这样,她喝了五大碗的酒!

正当她还要拿酒之时,林煜棠起身夺过了酒,不让她喝了:“够了!你醉了!”

她得不到酒,就怒了: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!我就要喝!快把酒给我!”

“真是喝酒壮胆,敢说真话了!”他眉目阴森,双眼怒视着她。

鲁三见他们要吵起来了,就起来劝解:“她喝醉了!你就别跟她计较了!少说两句吧!”

张毓娘也急了,怕他真生气,就挽住他的手臂:“主子……别动怒,这样对身子不好!”

他冷冷一哼,甩开她的手,坐下来喝起了酒!

她两手空空的,想捉也捉不住,得到的只有一片落寞!

鲁三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见天空灰沉:“你看,她喝醉了!天色也不早了!要不要在我这留宿一晚,明天再走?”

见他们仔细地观察着自己,他有些不习惯:“对你们来说,我的草舍狭小!但是,你们这几个人,我这地儿还是容得下的!”

林煜棠站起身,冷冷地说道:“不必了!我们现在就要走了!”

“这么快!怎不多留一会儿?”

“赶时间!”

“哦哦……也是!那好吧!既然你们要走了,我就再敬你们一碗,当做饯别酒好了!这次,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推辞啊!”

“知道了!”

于是,他们各拿一碗酒,共饮酒起来!

喝完之后,林煜棠就拿出几锭银子交给了他。

鲁三见此,就有些不悦了:“你当我鲁三是什么人!我不要,你拿走吧!”他把银子交还到煜棠手中。

煜棠说道:“你又把我林某当做什么人!我告诉你,我可不会白白地接受别人的恩情!这钱,无论如何,你都得收!”说完,他把银子放在桌面上,就扶着潘茗仲,走了!

而张毓娘就跟在他们身后,看着他们相黏的背影,默默地摇摇头!

他们返回原路,上了马车,按照鲁三指定的路线,走了!

颍州城,繁华之地。

洁清的月牙湾环绕着颍州大地,一连带的高阁宏宇组成一条条长龙,壮观至极;一庄丽的石雕牌坊,雕筑着三狮戏球的图案,篆刻着长乐街这三个黑体大字,矗立于街上。

而那条大街上,有着颍州城最著名的笙箫坊。

坊建七层,雕梁绮丽,傲对碧空。

坊中的貌美姑娘站在阁廊外,绣娟轻抛,半藕玉臂滑露,运用她们年轻而妩媚多姿的身躯吸引着走在街上的过来人;坊中飘迎在外的胭脂香,是城中人必不可少的香料,深深俘获着他们的鼻息和心灵;坊中不分昼夜地笙歌漫舞,射映着颍州城最繁华的一幕,奏响起华美之绝唱。

一日过后,他们走出山林,乘着马车,哒哒地行在颍州城的大道上。

此时天色已晚,他们就迫于找寻一家各方面都比较好的旅舍。

而潘茗仲因为喝酒喝多了,到现在都还没醒来,就侧躺在林煜棠的腿上,睡得正香。

 

此程无归期

墨舟涵海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